每周7天,全天24小时随时与我们联系 5808 1362

单笔订单超过2,500港币,即可享受香港地区免费次日送达

香港岛和九龙地区可享受当日送达服务

悦享28天内免费退换

香港, HK$ HKD
中文

美丽女性 · 魅力风尚 · 每日灵感

Porter
封面故事

强者之声

专访

Viola Davis

如果能有女演员像 Viola Davis 一样直言不讳、富有远见并且充满激情,那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正如她自己所言,她的内心充满了叛逆。Ajesh Patalay 带你走近这位电视界最为率直真诚的演员,听她讲述关于性解放、有色人种女性的价值以及她自己的 #MeToo 经历。

摄影 Virginie Khateeb造型 Catherine Newell-Hanson
封面故事
上图: 夹克 Gabriela Hearst; 裤子 Victoria Beckham; 高跟鞋 Gianvito Rossi; 耳环 Annie Costello Brown. 本图: 连衣裙 Solace London; 耳环 Alighieri

高声抗议女性欺凌和不公平待遇的不止一人,但 Viola Davis 的确是非常特别的一位。在1月20日,这位奥斯卡获奖演员站上了洛杉矶女性大游行的讲台,为女性强暴和人口拐卖问题大声呼吁。她的演讲振聋发聩,直击心灵,而她更是亲身在践行着自己的理念。

而且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的勇敢举措。当 Davis 在2015年凭借扮演 ABC 热门剧集《逍遥法外》中的法律教授 Annalise Keating 而获得艾美奖时,她并没有在发表感言时满口道谢,却谈起了有色人种女性缺少获奖机会的问题,并提到了自己的偶像 Harriet Tubman,成为当年最激动人心的讲话之一:“唯一将有色人种女性区分开来的,就是机会。你不可能获得一项尚未存在的艾美奖。所以这个奖要献给所有作家,包括 Ben Sherwood、Paul Lee、Peter Nowalk、Shonda Rhimes 在内的这些杰出的人们;他们重新定义了什么是美,什么是性感,什么是女性先锋,什么是黑人。”

有报纸称她为“演讲者的典范”,但在我眼中她更是一个懂得自己内心感受并勇于表达出来的女性典范。在采访 Davis 的过程中我发觉了这一点。她坦率地聊起了 #MeToo、“Time’s Up”、男女薪资不公和 #oscarssowhit(反对白种人称霸奥斯卡)的话题。当我们聊到《逍遥法外》和《丑闻》两剧联动的特集,Olivia Pope(由 Kerry Washington 扮演)和 Keating 两个角色首次同时现身时,她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简直就是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一刻。我的意思是说,同时让两个精心编写,果敢强势的银幕形象互动对话,还有什么必要去强调她们是黑人?这是黑人女孩力量的完美大爆发。”

“我已经52岁了,肤色又黑,像我这样的形象常在银幕上扮演瘾君子和奶妈。”

广告

Davis 明白,Annalise Keating 这样的角色是十分难得的,“尤其是外貌像我这样的,”她说道,“我已经52岁了,肤色又黑,像我这样的形象常在银幕上扮演瘾君子和奶妈。我已经当了30年的演员,从没获得过展露性感一面的剧情和台词。这些角色甚至算不上是女人。Annalise Keating 这个角色彻底改变了规则。她特别无拘无束,我甚至每周都要跟 Peter Nowalk 提意见,别安排那么多感情戏。这真是史无前例!”

扮演 Annalise 是否令她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性感一面?“没错,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她笑着说道。可能是因为那些性爱场面比较疯狂,几乎包含了从桌子到墙的各种地点。“我的确付出了一些代价,”她语气诚恳地说道,“因为在我的工作,甚至生活中,很少有机会能去探索那个领域,允许我去知道这是人性的一部分,我需要,也被需要。我以前认为,要想演性爱戏,就必须得有脸蛋,有身材,有那种魅力。直到我意识到人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看法后,这个想法才被改变。我现在绝不会相信只有那些身材火辣、对男人百依百顺的女人才是性感的,甚至同性恋的女人也可以很性感。我的角色实际上是在反映出女性的样子。对我而言,我的工作不是变得性感,而是在表演女人。这就是区别所在。”

她说着停顿了一下:“对了,那是我女儿。”一个穿着蓝裙子的漂亮小女孩站在我身后。“快打招呼,Gigi!我在采访呢。”这对母女互相抛了个飞吻,然后6岁的女儿就跑到保姆那里去了。能看到 Davis 这样,我非常开心。我希望她能向我展现出自己放松的一面,作为一个母亲和妻子的样子。“我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她说。在我们聊天的中途,她忍不住哭了,仿佛是为了释放这些沉重话题的压力一样。我们两个都知道,她还有更多的话需要说出来,其中就包括种族。

在这个周日,Davis 将会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去年她凭借出演《藩篱》荣获了最佳女配角奖。但当我问起 #oscarssowhite 运动,说起今年有几位非白人艺术家获得提名时,她并没有特别高兴,“奥斯卡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电影制作的整个过程都有我们的参与。人们必须明白,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人的这个道理。作为一个导演或制片人,当你为一个没有刻意强调种族的角色挑选演员时,你会考虑试镜有色人种吗?现在的情况通常是,有色人种演员只会出现在民权或都市题材的作品中。我们不是只能演奴隶,我们照样可以拍浪漫爱情喜剧片,去演《消失的女孩》和《涉足荒野》。Nicole Kidman、Meryl Streep、Julianne Moore 演的角色我也可以演。我的表演资历也跟她们一样。我上过 Juilliard 学校,出演过百老汇剧目,也跟 Steven Spielberg 合作过。我本来就应该被一视同仁。我觉得人们缺少的就是想象力。”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薪酬平等,“尤其是有色人种女演员,”她说道,“如果白人女性只能获得白人男性一半的酬劳,我们也就只能获得白人女性不到四分之一的酬劳。我们甚至不能像她们一样频繁登上杂志封面。但这并不是我在表达愤怒,”她补充说道,“她们值得拥有那些酬劳。Nicole Kidman 值得,Reese Witherspoon 值得,还有 Meryl Streep、Julianne Moore、Frances McDormand……但是,我同样也值得,还有 Octavia Spencer、Taraji P Henson、Halle Berry。我们也付出了努力。”

她是否认为,白人女演员在这个改变过程中拥有重要地位?“我不想去勉强任何人,”她说道,“但我欣赏 Jessica Chastain 为 Octavia Spencer 做出的事,她说 Octavia 应该获得跟她一样的薪酬。实际上,在这部电影中,她确实帮助 Octavia 提高了薪资,因为她主动减少了自己的工资。我认为白人女性应该跟我们站在同一阵线上。而且她们必须明白,我们并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尽管好莱坞举办了许多由女性主导的活动,比如精英午餐会 —— 我参加过,确实很棒 —— 整个会场里有3千名女性,只有5名是有色人种的。而且必须有邀请函才能参加!我们完全被忽视了。”

夹克 Roksanda; 裤子 Racil; 耳环 Alighieri

“我以前认为,要想演性爱戏,就必须得有脸蛋,有身材,有那种魅力。直到后来我意识到……我实际上在反映出女性的样子。对我而言,我的工作不是变得性感,而是在表演女人。”

耳环 Alighieri
连衣裙 Cushnie et Ochs; 耳环 Annie Costello Brown

你大概已经看得出来,Davis 为何会成为维权运动的主力军人物 —— 她是个绝不低头的人。“每次接受采访,”她说道,“我说话都很直,但我必须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我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很难缠,因为我不是那种人。我其实是个生活很积极乐观的人,状态很好。但我的内心充满了叛逆。”

Jane Fonda 曾经赞扬过 Davis 的气度。而且毫不夸张地说,在我们的谈话过程中,听她讲话总让我起鸡皮疙瘩,尤其是谈到 #MeToo 运动的时候,我问她,如果当初第一个站出来抗议的是一位有色人种女性,影响力是否会更大,但没等我问完话,她就打断了我 ——“不,”她说道,“不会。Recy Taylor 1944年在阿拉巴马州被六个男人强暴后就站出来了。Tarana Burke 早在2006年就发起过 #MeToo运动。有许多黑人女性都曾勇敢地站出来。但我不认为大家觉得我们值得被同情。或是被资助。我们不被认为是那么有价值的人。如果这个事件不是发生在好莱坞,不是关于 Weinstein 那样的知名制片人,我不认为整件事会引起这样大的轰动。”

Dress Michael Lo Sordo

“我上过 Juilliard 学校,出演过百老汇剧目,也跟 Steven Spielberg 合作过。我本来就应该被一视同仁。我觉得人们缺少的就是想象力。”

但是为什么这些问题会在现在浮现出来?“60年代民权运动家 Fannie Lou Hamer 曾说,‘我为感到恶心疲倦而恶心疲倦。’我想这句话总结了一切。所有我认识的,有过私下交流的女性,都曾在不同程度上被性骚扰过。但我们总在私下里偷偷地抱怨。我想,麻木的时间长了,等你再撞到墙,都不会感到疼了。所以在身边没有一个人帮你说话的时候,你必须学会为自己发声。”

Davis 简单提到了她自己的 #MeToo 故事,我问她是否愿意分享,“哦不,我被性骚扰的故事不止一件,而是许多件。你知道吗,在我的整个童年,许多男性都曾用不正当的方式触摸我。还曾有男人跟踪我,而且是大白天,下午一点的时候,在我面前暴露自己的裸体。我记得27岁的时候,我在 Rhode Island 的公车站等人,大概等了25分钟,就有26辆过路的汽车冲我乱吼,用言语侮辱我,恐吓我。有些男人的车里甚至还放着婴儿椅。没错,这种感觉糟透了,你会心想,如果这些阴影能够移出自己的童年,感觉会是怎样?而且这些阴影是像刺青一样长在你身上的。那些经历让我为勇敢站出来抗议的女性深感同情。”

不可避免地,我们要谈到 #MeToo 运动受到的批评,还有那些公开指责这一运动的女性,Davis 认为那些人并没有理解要义。“好莱坞只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她说道,“无论我们对这个运动作何看法,它都给予了女性一个探讨性骚扰的机会,组成一个互相帮助的团体。”她边说边拍起手来,“团体,这真是个好词。虽然听起来有点俗气,但孤立无援的感觉特别糟。”

夹克和裤子 Racil

“有许多黑人女性都曾勇敢地站出来(分享自己的 #MeToo 故事)。但我不认为大家觉得我们值得被同情。或是被资助。我们不被认为是同样有价值的人。”

上衣 Rosetta Getty; 裤子 Nili Lotan; 耳环 Alighieri

她后来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在一次派对上,她坐在一位生活导师的旁边。“他不停地对我说,Viola,许多人在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之后,都会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因为所有人都在争取成功,一旦你得到了,就不知道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了。而下一个目标往往更伟大。这也正是我想跟那些反对 Time’s Up 运动的女性说的 —— 你的伟大目标是什么?想象你的女儿,或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仰视着你,想对你说,‘你知道吗,我三岁的时候曾被性侵……’你的心里会怎么想?你会去选择伟大的目标,还是花两分钟刷一下 Twitter?”

她接着说道,“我常说,人生就像接力比赛,你必须拼命跑完你的赛程,然后传给下一个选手。我想成为一个出色的接力选手,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些永恒的东西,用一种很精彩的方式。”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Me too。

《逍遥法外》正在 ABC 播出

本文所出现的人物与 NET-A-PORTER 颇特女士 及其产品无利益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