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7天,全天24小时随时与我们联系 400 120 5991

首笔订单9折优惠,结算时使用代码 FIRST10 ---- 条款与条件适用

中国, $ USD
中文

美丽女性 · 魅力风尚 · 每日灵感

Porter
封面故事

为自己的生活加冕

专访

Claire Foy

对于拍摄剧集《王冠》中遭遇到的薪酬不平等,Claire Foy 顶着压力成为那个站出来抗争到底的人;而现实生活中的她已经学会如何与自己“戏剧化”的人生讲和。这位女演员在与 Susie Rushton 的对话中,坦诚分享自己如何面对焦虑症,怎样在新的角色 —— Lisbeth Salander 重新获得力量。

摄影 Liz Collins造型 Helen Broadfoot
封面故事

Claire Foy 最近一次出现在百万名观众面前是在白金汉宫里 —— 她在 Netflix 剧集《王冠》的第二季尾声扮演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并凭借出色的表演赢得了一项金球奖和一项艾美奖,巩固了身为英国演员在大西洋另一边的明星地位。我们的采访约在西伦敦的一家会员俱乐部里见面,我从她的后背一眼就认出她来了:一副高贵的身姿,一种整洁与精致,还有白皙的肤色和深色的秀发。Foy 提前到了,但礼宾人员并没有认出她是谁,也没能找到我们的预约,只好婉拒,让她等候在外面的人行道上。当然,Foy 非常礼貌地没有提及自己的姓名。

Foy 眼眸中总闪烁着喜悦的神情,情绪也在含蓄幽默与放声大笑之间转移。穿着短款棕色雨衣,白色 T 恤和蓝色 Levi’s 牛仔裤,提着红色天鹅绒的 GG Marmont 包,踏着一双 Rouje 的高跟靴,现年34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个小巧伶俐的巴黎女人。她身上唯一和《王冠》有关的首饰就是一枚1957年的劳力士腕表,这是在上一季杀青时获得的一份礼物。

“我感觉很受伤。我为这部作品付出了两年的努力。我喜欢剧中的每一个人,但后来意识到,它的幕后其实存在着一个无人问津的,巨大的,肮脏的秘密。”

虽然目前暂停了表演,但大家很快就会看到 Foy 在 Damien Chazelle 执导的影片《登月第一人》中扮演的宇航员 Neil Armstrong(由 Ryan Gosling 扮演)的妻子 Janet(这是她继《王冠》后获得的众多重要角色之一)。我开玩笑说,嫁给 Ryan Gosling 的感觉肯定很糟,她故作严肃地说“这个嘛,我没有“嫁给” Ryan Gosling,很遗憾,我嫁给了 Neil Armstrong。”

Foy 很自然地把她自身的心理深度融入了这个角色,“Janet 和 Neil 拥有一段非常平等的关系 —— 她会照料家务,同时有份游泳教练的工作,不会依赖着丈夫,因为从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刻起,她就知道他可能会牺牲生命。”NASA 对待阿波罗11号飞行员的妻子们的态度令 Janet 非常愤怒,“NASA 受到了许多指责。他们并不尊重在那些男人们生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妻子们。你知道吗,他们甚至阻止过这些妻子参加发布仪式?觉得她们会产生干扰,”她难以置信地说着。

上图:上衣 Cami NYC; 裤子 Victoria, Victoria Beckham; 腰带 Miu Miu; 腕表 Jaeger-LeCoultre. 本图:夹克 Miu Miu; 文胸 Anine Bing
衬衫 The Row; 文胸 Anine Bing; 裤子 Victoria, Victoria Beckham; 腰带 Isabel Marant

今年三月,Foy 亲身感受到了体制内的性别歧视,她拍摄《王冠》所获得的每集酬劳要比在剧中饰演她丈夫的男演员 Matt Smith 少1万英镑。制片公司声称会支付她亏欠的酬劳,但整个过程纠纷不断,而且已经带来了心理上的伤害。“我感觉很受伤,” 她说道,“我为这部作品付出了两年的努力。我喜欢剧中的每一个人。但是后来我意识到,它的幕后其实存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巨大的,肮脏的秘密。而且接踵而来的,就是无意中成了一位发言人。为什么偏偏是我?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那样也许就天下太平了。但我又想,如果真的那样做了,就是自欺欺人,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其他那些我认识的女人。” 但对于‘挑明’这件事,她内心充满了矛盾,因为她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享有特权的。“在竞争这么激烈的处境下,能有一份工作已经很幸运了。但也正是因此而利用了演员们的竞争心态和弱势,认为‘少给钱他们也照样愿意。’”

“很久以前,我就放弃了拥有幸福的想法。我意识到自己的人生非常戏剧化……现在的我很开心,但或许我还没把自己整理好,完全没有。我不期望任何时刻能够持续得长久。”

开襟衫 Co; 文胸 Anine Bing; 腰带 Isabel Marant; 连裤袜 Wolford; 耳环 Ana Khouri
衬衫 Maje; 吊带裙 Cami NYC; 耳环 Ana Khouri

而 Foy 获得的下一个角色 —— 骇客 Lisbeth Salander —— 既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强势的态度,而是凭借她演技的宽度。她在 Fede Alvarez 执导的新片《蜘蛛网中的女孩》中扮演一名瑞典反派女英雄,剧本是在原著 Stieg Larsson 去世后由 David Lagercrantz 撰写的小说改编的。“我有很多扮演虚构人物和名人的经验,所以我已经知道大家会如何评判或比较了,” 她是继 Noomi Rapace 和 Rooney Mara 之后扮演这一人物的演员,“而这也是吸引人的地方:一种艰难的挣扎 —— 你从一开始就注定要面对它。” 她打造出的 Lisbeth 看起来更强悍,“只要我想,我可以练出一副运动员的身材,但我不想让自己变得很瘦。我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Foy 饰演的 Lisbeth 是对 Larsson 在2002年创作出的人物的全新诠释,“他笔下的 Lisbeth 并没有刻意地想要与现代社会产生联系,包括审美的角度 —— 穿刺、纹身、朋克元素。Fede 和我并不想让这个人物太有挑逗性。我一直认为,在影片中添加女同性恋元素是一种挑逗,纯粹为了满足男性的喜好,我不想这么做。而且 Lisbeth 根本就没时间跟任何人做爱,”她笑着说道,“她总是到处跑来跑去的。”

就在她辗转柏林、斯德哥尔摩拍摄这部影片的三个月间,一个新消息也同时被宣布,今年二月,Foy 已与丈夫,英国男演员 Stephen Campbell Moore 分手。在2017年,他因为脑瘤复发而进行了一次挽救生命的手术,她那时正在拍摄《王冠》的第二季。我说,那想必是压力极大的一年。“没错,”她迟疑了片刻继续说道,“很久以前,我就放弃了拥有幸福的想法。我认为人可以在某一分钟极度开心,又在下一分钟里开始伤心。”她指的是感情生活,还是整个人生?“整个人生。我意识到自己的人生非常戏剧化,现在的我很开心,但是……”她若有所思地再次停顿许久,说道,“我还没把自己整理好,完全没有。我不期望任何时刻能够持续得长久。”

“我有很多扮演虚构人物和名人的经验,所以我已经知道大家会如何评判或比较。但这也正是吸引人的地方……你从一开始就注定要面对它。”

连衣裙 Akris
连体衣 Alaïa; 耳环 Delfina Delettrez

这并不是源于英国人常有的悲观态度。Foy 的成长岁月十分动荡:幼年型关节炎一直困扰着她的童年,17岁申请去大学就读戏剧和屏幕研究时,单眼的良性肿瘤又打击了她的自信心,“我因为太害怕,没有直接申请戏剧表演,因为必须参加试镜,”她回忆到。

正是因为出演《王冠》突如其来的全球知名度,迫使她必须面对困扰自己十多年的焦虑问题。虽然她从来没有过惊恐发作,但这个心理疾病已经严重到让她抗拒任何帮助。“我23岁时,经历过一次彻底的崩溃。我一个月不吃不睡,简直太糟了,”她说道,“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我感到难以负荷,那时我在舞台上表演,还接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主演BBC剧集《小杜丽》),但我真的无法承受。”

连衣裙 Alexander McQueen

她把自己的康复归功于女儿 Ivy Rose 的降生,那是在2015年。“女儿的出生让我意识到,我‘有责任把自己的生活整理好。’ 我没必要被生活困住。那太难受了。我甚至对那样的自己感到了厌倦。” 从 Foy 现在讨论焦虑症的方式看来,她已经看过心理医生了(“起码我已经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了”),但坚持不服用药物。与此同时,家人是她的最大支柱,她的姐姐和兄弟们住在伦敦南部(Foy 住在北部),她的妈妈也在帮忙照顾 Ivy Rose。

那她现在是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单身妈妈了?“不不,”她用坚决的口吻说道,“应该说是共同抚养。”虽然 Campbell Moore 不再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但他并没有搬离很远;况且,他们两人仍然“拥有同样的职业,理解其中的复杂性,”Foy 说道,“无论如何都要面临这些难题的,因为我一直都想重新开始工作,但是家里只有一个妈妈,一个爸爸。”

“女儿的出生让我意识到,我‘有责任把自己的生活整理好。’ 我没必要被生活困住。那太难受了。我甚至对那样的自己感到了厌倦。”

顶着家庭和事业的双重压力,Foy 决心享受生命给予的一切。在谈到红毯盛装试衣时,她看起来是那么激动。就在我们即将结束采访时,她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忍不住偷瞄一眼造型师发来的手提包快照。再过一个星期,她就要飞去洛杉矶两天,出席艾美奖颁奖典礼(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结果了,她赢了),尽量减少离开女儿的时间。“我超爱旅行,但我不想离开她。等到明年九月她开始上学,我基本上就离不开伦敦了。”她说偶尔也会遇到工作、旅行、家庭都能兼顾的时候,“在出演《失心病狂》(2017年由 Steven Soderbergh 执导的影片)期间,我们全家在纽约住了一个月,那段时光太棒了。如果女儿长大后抱怨说,‘我们哪里都没去,’我会告诉她,其实咱们一起去过非洲,在你六个月大的时候,为了拍摄《王冠》。那才是真正的喜悦。”

电影《登月第一人》现已上映

连体衣 Alaïa; 裤子 Joseph; 腕表 Jaeger-LeCoultre

本文所出现的人物与 NET-A-PORTER 颇特女士 及其产品无利益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