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7天,全天24小时随时与我们联系 400 120 5991

订单满300美元或以上,即可享受境内免运费

中国, $ USD
中文

美丽女性 · 魅力风尚 · 每日灵感

Porter
封面故事

冉冉新星

专访

Awkwafina

如果要评选出2018年的“年度话题女王”,说唱歌手及演员 Awkwafina 一定毫无疑问摘得桂冠。这个在电影《瞒天过海:美人计》和《摘金奇缘》有着出色表现的年度之星与 Jennifer Dickinson 探讨种族歧视,成为群体代表以及勇于突破的话题。

摄影 Carlota Guerrero造型 Tracy Taylor
封面故事

如果真的有像普通人一样的明星,那一定是 Nora Lum。她从2018年一炮而红起,她就好像经历了刺激的过山车,现在终于在减速、接近尾声。而 Lum,却在亮相《瞒天过海:美人计》的首映典礼时仿佛把自己留在了过山车上,一面兴奋地手舞足蹈,一面心情沉重担心自己再不会遇到这样的机会。

在过去的12个月里,这位30岁的红人虽然凭借说唱艺名 Awkwafina 引爆网络,但远离摄影机时,绝对还是做自己的 “Nora”。她已经参演了三部电影,其中两部 ——《瞒天过海:美人计》和《摘金奇缘》是年度最受期待的电影之一。她还发行了第二张专辑《In Fina We Trust》,并成为第二位主持脱口秀《周六夜现场》的亚裔女性。童年爱好娱乐搞笑,顺利进入纽约州著名的拉瓜迪亚艺术高中的她,日后的成名之路看似顺理成章,但细想却又独具个性特色。作为一名华裔美国父亲和韩国母亲的女儿,这位说唱歌手兼女演员在皇后区出生并长大,她认为自己的表演者型格和她四岁时母亲的去世有很大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我会把身上体现出的各种喜剧特质归于童年的创伤,” 她说道,带着谈论童年阴影的不适感。 “我认为我很早就开发并用幽默作为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我想让我周围的人感到快乐而不是悲伤。那正是我开始表演的时候。”

幸运的是,年轻的 Nora (现在依然)有一个守护天使 —— 她的奶奶,一个 “从小告诉我当奇葩没有什么不好” 的人。因为父亲工作繁忙,她7岁时祖母过来照顾她。那时虽然经济拮据,但生活充满笑声。 “我的祖母培养了我身上的喜剧特质,因为她喜欢我的表现力。没有夸张的黄笑话,我从来没有因此遇到过麻烦。我会说粗俗的笑话,真的很喜欢说[],祖母也都照单全收。”

“我会把身上体现出的各种喜剧特质归于童年的创伤。我把幽默作为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首图: 大衣 Off-White; 靴子 Aeydē. 本图:西装外套 Hillier Bartley

Awkwafina 是在大学期间出现的身份,当时Lum主修新闻学,Awkwafina 源自她在女性研究中学到的东西。 “跨性别种族主义、制度性种族主义、[跨性别者]的困境……这些都赋予我一种权力感,并让我意识到很多女性都没有欣然接受自己的力量。” 从一开始,她的网络作品就引发了很大的争议。她在YouTube上制作并发布的歌曲 —— 她称之为“亚洲好莱坞,因为没有看门人”,从来没有打算为女权主义者唱颂歌,而是描绘了一个坚持走自己路的女性和追求过程中带来的麻烦。她家人对此的反应好坏参半。 “我爸爸暴怒,彻底发疯。但我祖母?才不会。她因此给我买了一个DJ控制器和一个麦克风。”

Lum 身兼数职,一边逼自己在20分钟内编写说唱内容,一边说服一些小有名气的脸孔出现在她 YouTube 喜剧节目中,同时还要在媒体公司实习。然后,在2012年,其中一个匆匆出炉的歌曲——为了回应 Mickey Avalon 的《My Dick》,起名为《My Vag》,引爆了网络(最近,这个有着相当直白却出彩的歌词和低清晰度但令人过目不忘的电影 —— Lum 从阴道中掏出了一系列奇怪的物体 —— 虽然我们实际上没有真的看到 —— 已经在平台上收获了四百万的浏览量)。天哪,她还有更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本名为《Awkwafina’s NYC》的书,2014年发布个人专辑《Yellow Ranger》,还在电视频频露脸。这首备受争议的歌让她失去了出版社助理的工作,而且与爸爸的关系也变得很糟。“他吓坏了。嗯,主要不是关于这首歌,他对我的职业生涯感到震惊。他希望我成为一名空中交通管制员,因为起薪很好” —— 但最终他想通了。 “他想要我得到最好的,他不相信 Awkwafina 会成大气候,” 她解释道。那 Lum 相信自己会成功吗? “从没想过。但我知道,如果不尝试,老了以后一定会后悔,‘要是当初那样做了,也许现在的生活会不同’。”

西装外套和长裤 Petar Petrov

“我没想到自己会成功,但我知道如果不尝试,老了以后一定会后悔,‘如果当初那样做了,也许现在的生活会不同’。”

Nora和Awkwafina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现在的Lum非常习惯解释,而后者是一个无拘无束、不过大脑的人 —— 一个Lum(显然有点不情愿)在二十多岁时经过有意识地反复思考后摒弃的产物。角色会允许她做一些 Nora 平时避免的事。比如最近在脱口秀《周六夜现场》担任主持人。 “在电视直播中,你知道每个认识你的人都在看,所以当 Nora 眼睛向后翻快要跌倒时,Awkwafina 就会跳出来表演。”

很难想象这个昨天在拍大片时还全程尴尬的女人,很开心地站在一个风口浪尖节目的舞台中央主持,或是通过歌词大肆歌颂自己的生殖器,但是 Awkwafina 就可以轻松做到这一点,甚至带着一丝可爱的沉着感。《周六夜现场》也会让这个胆识过人的主持人变得非常情绪化 —— 有一次她解释说,11岁时,她站在《周六夜现场》工作室外面,当时 Lucy Liu 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位主持这个节目的亚裔美国女性。她深知那一刻的分量和那份长久的等待。“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她叹了口气。“当她说她是第一位主持节目的亚洲女性时,我哭了。现在成为第二个感觉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毛衣和半裙 Fendi; 凉鞋 Prada

更具分量的是今年夏天爆红的《摘金奇缘》—— 这是自1993年的《喜福会》以来第二部以亚洲演员为主要阵容的电影。至关重要的是,包括导演朱浩伟在内的高管们与 Netflix 签订了一项大型协议,要求电影在网络首发,因为他们希望证明网民对演员阵容和电影的喜爱会引起票房大卖。他们的确证明了这一点。截至目前,这部电影是过去10年中票房收入最高的浪漫喜剧,观众由亚洲人、白人、西班牙裔和非洲裔美国观众组成 —— 好故事是可以被翻译出来的!就像亚洲观众几十年来,几乎没有看过除白人电影以外的内容,现在我们可以告诉电影工作室的负责人。“在亚裔美国人的圈子里,每年我们都会说 ‘噢,今年是亚裔美国人崛起的时候’,但是这从未真正发生过,” Lum 解释说。 “我想今年……它发生了,” 她笑着说。

“在亚裔美国人的圈子里,每年我们都会说 ‘噢,今年是亚裔美国人崛起的时候’,但是这从未真正发生过。不过,我想今年……它真的发生了。”

选择在当下进军好莱坞,意味着 Lum 并没有遇到很多亚裔美国演员经历过的歧视。她说自己接到的角色不是那种配角或者刻板印象中的角色 —— 如果是的话,她一定会拒绝。“我演过每一部电影,甚至都不是说在小心翼翼地避免歧视 —— 歧视压根不存在,” 她说。但在美国长大感觉自己是“异乡人”这个问题是很常见的。“我认为[亚裔美国人]总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想知道,我是谁?”甚至连‘亚裔美国人’这个词本身也是一种侮辱。“亚裔美国人包含来自很多不同国家的人群 —— 我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面临着歧视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小学里看过别人冲你模仿亚洲眼,每个人都会在路上被某些司机辱骂一些带种族意味的外号。我们都经历过这一切,我们都感觉我们并不是很美国。”

Lum 对好莱坞目前的 “取消文化” 感到矛盾,如果你说错了话,选了 “错” 的演员,你的节目 —— 或者你这个人 —— 将被取消。“如果你要说出和2012年相同的话或做相同事情,那就好像取消了[现在]一样,” 她说。“但[感到]恐惧……这是对的吗?或者你应该做正确的事?不要把人推倒在公交车下面,不要搞出一些烂事,不要欺负少数群体…… [我猜]有时需要取消才能解决。”

这位女演员曾不止一次表示,如果必须要用特定的刻板口音,她绝不会接受这个角色。一旦完成了工作,这件事很容易宣布,但她总是这么有原则吗?“我‘永远’不会。你好有责任感。这听起来很有趣,因为如果你向一个白人发问,‘你会对其他白人的权益负责吗?’,这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对我来说,我有责任代表我的群体,因为我们人很少。《摘金奇缘》之前很多年,对于那些亚裔美国演员,那些以此为生的人来说,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角色可以选择。所以当你说出‘不会接受(某个模式化角色)’时,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权(因为你有太多角色可以挑选)。”

大衣 Sonia Rykiel; 连衣裙 Orseund Iris
连衣裙 Gabriela Hearst; 凉鞋 Christian Louboutin
夹克和长裤 Altuzarra

“我有责任代表我的群体,因为我们是少数人。所以当你说出 ‘不会接受(某个模式化的角色)’ 时,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权(因为你有太多角色可以挑选)。”

如果说2018年底她最期待的一件事,应该是希望人们不再跟她说这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年,永远不会超越的人生巅峰。她表示同意,一边不可思议的摇头:“过去一年太疯狂了”。“但是,我变成 Awkwafina 后的每一年,即便是只赚到1万美元,也都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问到2018年她最骄傲的时刻是什么?答案和我们期望的大相径庭。“当时我因为拍摄《My Vag》而被解雇,我感到羞耻、耻辱,我从来没有摆脱过这种感觉。最近我的前老板给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祝贺我。我虽然海有些伤感,但它仿佛给这件事情画上了个句号。”

Lum 的下一部电影角色也是有关中国文化的角色。戏中讲了一个家庭隐藏了祖母的病危通知,因为他们相信一旦被告知你快要死去,你就会放弃生命,然后就真的死了。她承认被剧本吸引的原因是自己与祖母的关系,并提到拍摄哭戏片段时眼泪总是很容易流下来。这是她一路走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像一个真正的演员。尽管被称为2018年最佳表演之一,但她希望沉静下来,看到自己真正的表演 —— 她依然不相信演员是她的职业之一。“我总是希望一切能在明天结束,” 她不止一次地这样说到。“我总是希望我所赚的所有钱 —— 并没有很多 —— 都会消失,然后新闻网站 Buzzfeed 会写一篇关于我的文章,题目为 ‘她遇到了……’。到那时我已经进入办公室谋生,一边在小隔间大声咳嗽,一边说:“我曾经是 Awkwafina ……” 但如果它确实消失了,我不会抓狂。因为它曾经来过,你知道,这已经一种幸运了。”

选购摩登印花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