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7天,全天24小时随时与我们联系 400 120 5991

为了表达我们的感谢,订单每满500美元,您将获得价值50美元的礼品卡—— 适用于当地货币。 条款与条件适用

中国, $ USD
中文

美丽女性 · 魅力风尚 · 每日灵感

Porter
封面故事

改变,才有希望

专访

Amber Valletta

作为90年代的“五大黄金超模”之一,Amber Valletta 曾是被时尚圈的光环和掌声所围绕的风格偶像,而如今的她成为了捍卫环境的先锋。此次,她倾情演绎可持续理念的时尚杰作,同时与 Eve Barlow 畅谈时尚、信念和内心的巨大恐惧。

摄影 David Luraschi造型 Helen Broadfoot
封面故事

Amber Valletta 喜欢直截了当,漫无边际地聊天显然不是她的强项。作为积极的维权活动家和支持可持续时尚的先锋之一,去年11月在华盛顿举行的气候变化抗议中,她曾与 Jane Fonda 一起被拘捕。这股对环保的强烈热情来源于她和妈妈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乡间度过的童年生活。祖父母在那里有座农场,所以她经常会在周末去奔跑玩闹、搭堡垒、躺在草堆里嬉戏。“我最美好的回忆都是在大自然里度过的,” 她说道。此时我们正坐在洛杉矶附近沿海地带 Palisades 的一间室外餐厅,这里已经成为她的家了。在她的回忆中,每逢夏天,他们都会前往66号公路上的 Blue Whale of Catoosa —— 一座人造湖。“湖水是褐色的,里面有好多蛇之类的东西,但我们很喜欢去!”

同样令她难以忘怀的,是母亲曾与一组美洲原住民活动家参加过反对建造核电厂的抗议,并遭到拘捕。“我妈妈当时戴着一条发带,上面写着‘NO NUKES’(意为‘向核武器说不’)。” 后来他们抗议成功了。就在 Valletta 最近参加的一次华盛顿抗议之前,曾跟妈妈通过电话,回忆起往事,“被拘捕是我的选择,” 她说,“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去呼吁这件事,主动采取行动,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就是不能袖手旁观,我必须把自己推向斗争的最前线。我把自己被拘捕视作一种象征的符号,它证明我的人生是值得去付出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值得抗争的。”

“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去呼吁这件事,主动采取行动,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就是不能袖手旁观。”

上图:T恤 Ninety Percent; 短裤 GOLDSIGN; 帽子 Gigi Burris; 戒指分别为 Poppy Finch 和 Sophie Buhai. 首图:西装外套和裤子 Casasola
广告

她的情绪愈发激动,眼睛胀红,话音也断断续续。不难看出她内心的恐惧、愤怒和信念。“这是我所相信的东西,我甘愿冒着被诋毁、坐牢的风险,” 她回忆起自己走在最高法院和美国国会中间的街道,大声呼喊的情景。在她被拘捕的那一刻,目光望向了这些建筑物。“那真是一种沉重的感觉。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重要的危机。我并不是在削弱癌症、艾滋病、糖尿病或上瘾问题的重要性,但如果连生存环境都无法保证,其他的无从谈起。”

Valletta 的话语能总让人从内心萌发出对生命的感恩 —— 让人更加珍惜大自然。“每次想到环境问题,我都有种想哭的冲动。我终有一天会离开人世,但我的后代怎么办?他们也许没有机会体验到大自然的神奇,无法亲眼看到大象或鲸鱼。海面上飘着令人作呕的塑料,终有某一天你不敢吃鱼,不想去海滩,再也见不到珊瑚。甚至,终有一天人们可能连成为医生、科学家或是发明家,追求理想的机会也会失去。我们人类太想当然了,这很愚蠢。”

耳环 Meadowlark
连衣裙 Casasola; 耳环 Meadowlark; 戒指分别为 Poppy Finch 和 Sophie Buhai

回首90年代的 Valletta,令她成名的并不是环保主义,而是时尚圈,仅仅登封美国版《Vogue》杂志就有16次。她属于那个超模诞生的时代,合租的室友是90年代偶像 Shalom Harlow,合作的品牌包括 Prada、Gucci、Versace。她的事业起步非常快,“我15岁就开始当模特了!” 仅仅几年的时间,她已经赚的盆满钵满。“我心里开始产生疏离感,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我从犹豫不决逐渐演变成了焦虑,连派对都不想去。” 移居洛杉矶后,她在2000年和第二任丈夫 Chip McCaw 生下了一个小孩,开始转向演艺圈,首次重要的出镜是在 Robert Zemeckis 执导的《危机四伏》中。

西装外套和裤子 Casasola

“我心里开始产生疏离感,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我从犹豫不决逐渐演变成了焦虑,连派对都不想去。”

T恤 Ninety Percent; 耳环 Laura Lombardi; 戒指 Sophie Buhai

Valletta 就读纽约大学环境课程不久,当时的副总统 Al Gore 就开始了关于气候变化的早期对话。“起初都是关于臭氧的讨论,你记得吗?” 她说,“我对保护大自然、避免食物中出现化学物的主张坚信不疑,” 于是她加入了 NRDC(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简称),游说萨克拉门托支持清理长滩的运动。很快她就意识到,时尚界在环保方面处于拖后腿的位置。

她目前正为一部名为《The Changing Room》的纪录片集资。“我希望用可持续化理念来教育、娱乐大众。时尚产业有机会成为实现转变的媒介。” 她的脑海里充满着数不尽的想法。其中一条关于道德购物的建议就是投资式消费。她心目中的高价值衣橱都有哪些单品?“每个人都可以投资一件坦克背心或质地高级的 T恤,一两件衬衫。通常奢侈品牌不会过量生产,所以是保险的选择。在我心目中,一件工艺上乘的西装外套、一双靴子和网球鞋都是值得信赖的必备。” 在 Valletta 看来,那些明明秉承着道德良知却不加以宣传的品牌更令人头疼。“它们害怕自己做的不够好。我的看法是,你起码要在标签上有所注明,比如成分之类的。信息不透明会让我们毫无进步地停滞在20世纪。21世纪都过去20年了,是该进步的时候了!”

至于如何教育自己的儿子 Auden(19岁),她鼓励他以明确的目标作出自己的决定。Valletta 告诉儿子,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都要以服务他人为主旨。“他们这代人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说,“你不可能自由地选择成为股票经纪人、律师或富人。你可以追求享乐,但你也需要别人来为你服务。”

“我希望用可持续化理念来教育、娱乐大众。时尚产业有机会成为实现转变的媒介。”

衬衫 Emma Willis; 牛仔裤 Goldsign; 戒指 Poppy Finch; 项链 Meadowlark

Valletta 在她儿子这个岁数时,享乐就是最大的动力,每到夏天就想去欧洲玩。“那时候的我对模特职业一无所知,更想演戏。演员总能神奇般地出名!” 在米兰的时候,Valletta 的心中产生了对独立生活的渴望,觉得模特工作就像在表演。之后的那个夏天,她再次来到米兰时就已经住进了公寓,墙上挂满了意大利版《Vogue》的封面。那时的 Valletta 仍是时尚圈的新手,从没听说过 Steven Meisel、Francesco Scavullo、Peter Lindbergh 这些摄影师的名字。她说着拿出一张 Linda Evangelista 的封面,“那时候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Valletta 说,“她真的很有个性。后来我意识到,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 讲述有趣的故事。”

“就在我剪成短发的那一刻,一切都变,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那个女孩’!”

半裙和超短上衣 Matteau; 戒指 Sophie Buhai

18岁时,她终于拍出了属于自己的《Vogue》封面。“在我剪成短发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与发型师 Yannick D'Is 在法国合作大片的时候,她萌生了这个想法,“那时候我才17岁,但是看起来很显老,而且那个年代没几个模特剪短发,垃圾摇滚也还没开始流行。我就对他说 —— 我想剪短发,他说‘没那个必要’,然后他问了一下我的年龄,吃惊得目瞪口呆:‘那你的确是该换个短发了’。结果就在我剪成短发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那个女孩’!”

目前她住在 Harlow,是 Kate Moss 和 Christy Turlington 的好友。看来早在90年代,这帮超模就已经奠定了女人之间互助共勉的基础了。这算是一种女权主义的萌芽吗?“那时候没人认为这是一种什么主义或态度,” Valletta 说道。她们这帮‘姐妹’一直保持着联系(Valletta 会去伦敦见 Moss),就像是高压锅里的一张安全网。“你们会打架,会一起哭,互相帮助,也会因为对方而失去工作机会,酸甜苦辣全都有。”

而且她们之间没有要压过对方光彩的自私心态,起码在公众场合没有。“手里要是有个相机,绝不会只把镜头对着自己狂拍,” 她用一种嘲笑的口吻说,“你也不可能故意显摆自己的私人飞机有多酷。还记得 Linda Evangelista 引发轰动的那句话吗?(“要是没有一天1万美元的酬劳,我就不起床”)这股影响力真不小,现在 Instagram 上全是这样的论调,就连无所事事的人都这样说话!” Valletta 是个天生讨厌自拍的人,“真的是浑身不自在,难受极了。我想为社会推动一些积极的改变 —— 这是我唯一关心的事情。”

连衣裙 Envelope1976; 戒指 Poppy Finch

不过几年前,Valletta 还真找到了一个把镜头对着自己的理由。她公开坦白自己有上瘾症,已经戒掉25年了。“我当时以为没人会去关注,”那是她在一次受邀出席的 MindBodyGreen 活动上发表的讲话,内容分享到了网络。在那段讲话中,她说出了自己年轻时患上的毒瘾和酒瘾。“既然都已经戒掉了,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完全有勇气说:我曾经患上了一种无法自控的病,”她说,“只有戒掉这个病才有机会生存下去。决定权在我自己手上。要知道,无论我有多么热爱生命、爱我的家人,只要让我喝一口酒、吸一口毒,我就完蛋了。我会毁掉一切的。”

这种毅力可以归结为强烈的责任感。在迈入新的十年之际,Amber Valletta 已经集中了所有精力,“我想要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她总结说,“我不是仅仅说一说,我要把它实践在生活里。我想给自己一些消极的空间,任凭自己去悲伤、去疯狂、去爱别人、去接受别人,包括那些我并不认同的人。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但我想尽量用一种温柔的方式来对待这个世界。” 听了她的话,这个世界的确变得温柔了些。

夹克和裤子 Stella McCartney

Amber Valletta 与 NET-A-PORTER 颇特女士 及其产品无利益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