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7天,全天24小时随时与我们联系 400 120 5991

订单满300美元或以上,即可享受境内免运费

中国, $ USD
中文

美丽女性 · 魅力风尚 · 每日灵感

Porter
封面故事

风雨过后的崭新视野

专访

Brooke Shields

或许是她少女时期在大荧幕上的清甜形象,或许是她为 Calvin Klein 拍摄过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大片,又或许仅仅是因为她眉毛的样子,Brooke Shields 拥有着演艺圈中不多见的高辨识度。此次,她与 Jane Mulkerrins 畅谈自己饱受争议的事业生涯,以及为何会选择在53岁时重返模特行业。

摄影 Bjorn Iooss造型 Catherine Newell-Hanson
封面故事

这是一个曼哈顿的春日早晨,我和 Brooke Shields 约好在纽约西村 (West Village)共进早餐。她看起来十分优雅,身穿紧身牛仔裤,平底鞋,白衬衫,戴着宽大的墨镜;一头浓密的棕色秀发仍然带着刚刚淋浴完的湿气。但她看上去有点不对劲 —— 走路很慢,有点四肢僵硬的样子。“这都要怪我的百老汇事业,”她笑了笑,故意摆出一副抽着雪茄的剧院大老板的样子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身上受的伤几乎都是在表演的时候发生的。”

Shields 以童星身份出道,之后就从未停下过脚步。14岁时的她登上美国版《Vogue》杂志,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封面模特;少女时期拍摄了包括《艳娃传》和《青春珊瑚岛》在内的很多大尺度电影;成年后转战喜剧,出演了《出乎意料的苏珊》和《处女情缘》等电视剧,同时参与了包括《油脂》和《芝加哥》在内的音乐剧。

她自己承认,音乐剧让她“伤痕累累”。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折磨后,她终于在今年四月进行了膝盖手术。为了让身材恢复到手术前的标准,她特别雇佣了一位私人教练。“我讨厌健身教练,我讨厌健身房,”她情绪变得有些激烈,“但我特别努力,所以现在已经得到了一些拍摄广告的机会,否则53岁的我恐怕很难了。”

她所说的机会包括为一个泳装品牌拍摄新品广告。“我15岁开始当泳装模特,但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泳装模特的身材,”她坦言道,“我只是个封面女孩,不是超模。我长得有点呆呆的(脸庞,眉毛),而且常被嫌弃‘像运动员’,‘不够瘦’,‘不算秀场模特’。那些言论会渐渐渗入你的意识里。”同样的声音也来自家里,“我母亲(Teri 是个控制欲特别强的酒鬼,从出道起就是我的经纪人,已于2012年去世)常在喝醉的时候说:‘你干嘛不动动你那个肥屁股?’所以,我一直都以为自很胖。”

“我长得有点呆呆的(脸庞,眉毛),而且常被嫌弃‘像运动员’,‘不够瘦’,‘不算秀场模特’……那些言论会渐渐渗入你的意识里。”

顶图:连衣裙 Three Graces London; 鞋履 St. Agni; 耳饰 Isabel Marant. 本图:衬衫 Madewell; 比基尼上衣 Matteau; 牛仔裤 RE/DONE
泳装 Matteau; 半裙 Le Kasha; 项链 Leigh Miller
泳装 Matteau

“我的每时每刻都在焦虑中度过,害怕母亲会死掉;也许那段没有自我的日子救了我。”

比基尼上衣 Eres; 裤子 Rejina Pyo; 项链 Leigh Miller

听到她这样说很让人震惊,因为不知有多少人对 Richard Avedon 镜头下,Shields 为 Calvin Klein 拍摄的牛仔裤广告至今都记忆犹新。但这同时也提醒了我们,很多事情并没有它看起来那么美好。

就像 Shields 的第一段婚姻,她与网球冠军 Andre Agassi 维系了两年的生活 —— 在那段期间,他被发现对冰毒上瘾。“我需要 Andre 来和母亲分开,” 这位女演员说起治疗时期的母亲,“那个时候,我每时每刻都在焦虑中度过,害怕母亲会死掉,我的整个世界都是为了维系她的生命;也许那段没有自我的日子救了我。但我必须突破那个时候的自己,重新开始,”她反思自己跟 Agassi 的婚姻时说道,“但那时的我仍有许多方面需要成长。”

在幽默感(“我在喜剧中找到的自由意味着我能让大家不再去关注我的身体,”她说道)和遇见第二任丈夫(结婚了17年的编剧 Chris Henchy,作品包括《政界小人物》和《明星伙伴》)的帮助下,她终于树立起了积极的自我认同感。“我有个倒着走出门的毛病,他总会说:‘你再这样的话,我就扑上去抓住你。’他是真的欣赏我的女人味和我的身体。我需要一个懂得欣赏我的男人。”

再说回到最近的泳装广告拍摄,“我做了很多的准备,”她说道,“我知道如果自己不拿出最好的状态,就会非常苦恼、自责。我已经不喝啤酒和红酒了,每周锻炼三次。我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她说完又笑了笑:“而且肚子也很饿。”

“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这些女人有优越的经济实力,她们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青春少女或是老太太。”

毛衣 The Row

去年,Shields 在美国杂志《Social Life》中为 Calvin Klein 拍摄了内衣广告,她对此评价道,“我们不应该只看到15岁的身体。我不想要15岁的身体。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大男孩。”她相信,品牌终于意识到了这个现实。“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这些女人有优越的经济实力,她们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青春少女或是老太太。”她已经通过自己的力量踏进了这个市场,在家庭购物网 QVC 上推出了服装品牌。“我拥有多年积累的渠道和知识,我的想法是要展示出自己的美学观念。”她如何形容自己的美学观念呢?她一边往烤面包片上添菠菜,一边用深沉的语调说,“这个嘛,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在某天醒来后变成巴黎女人。”

梦想实现前,Shields 将在这个夏天和 Henchy 还有他们的两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儿在汉普顿斯海滩的别墅中度过。“在海滩上听海水的声音,最能让我找回自己,”她说道,“但我同时也感到害怕,因为心怀敬意。我怕鲨鱼,怕幽暗的深海。我开始玩冲浪了,因为不想再感到害怕了。”

保护海洋是个真正当务之急的问题。“我经常让孩子们沿着海滩捡垃圾,而且家里从来不用塑料吸管,”她说道,“我很欣慰地听说,纽约已经开始收费使用垃圾袋了。人们真的需要关注这些关乎切身利益的问题。”

她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 Apple Watch,上面提示她有一通来电。她猜想不是什么要紧事,所以没接;但电话再次想起,她只好道歉并离开去接电话,才听了两句就爆发出了笑声。原来是 Henchy 打来的,他说刚刚有一只鸟在他头上拉了屎,所以想打电话来确认一下这是不是好运。“今天是他导演的第一部剧情片开拍第一天,”她一边解释一边止不住笑,“他特意打来电话告诉我,我很喜欢他这样。”

“我觉得像《无尽的爱》、《青春珊瑚岛》这样的影片现在不太可能拍的出来了。但当年那些影片其实是很纯情的。”

开襟衫 3.1 Phillip Lim; 泳装 Eres
泳装 Matteau; 项链 Leigh Miller

影视圈最近对与性有关的话题十分敏感、谨慎,Shields 是否认为,自己早年间拍摄的那些帮助她事业的大胆题材影片,还能在今天拍出来?“我觉得《艳娃传》已经不可能了,”她说道,“就连《无尽的爱》、《青春珊瑚岛》也不可能了。但比起现在随处可见的A片来说,当年那些影片其实是很纯情的。”

对于这种两极分化式的道德新观念,她有切身体会;2009年,伦敦 Tate Modern 美术馆因为怕触犯到有关淫秽的法律拿掉了一张她的裸体照片,那是她在10岁时拍摄的,经过了艺术家 Richard Prince 的修改润色。“我的照片被 Tate 拿掉了 —— 谁遇到过这样的事?”她说道,“但这种事确实会让你对这个机构失去信心,因为展出这张照片的目的本来就是要引发大家对童星这个行业的反思,而他们的做法本身就显得很没勇气。”

连衣裙 Stella McCartney; 凉鞋 Common Projects

“在认清自己的局限之前,应该先定下远大的目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进步。”每次尝试新事物时,我都会对自己的进步感到吃惊。”

她的女儿 Rowan 和 Grier 分别15岁和12岁。“她们比这个岁数时的我成熟多了,”她说道,“她们对自己的身体非常自信,拥有跟我一样的顽固和强悍,但适应能力也很强。我其实特别嫉妒她们。但是,毕竟她们是我生下来的。”

用她的话来说,自己的女儿们比起 Cindy Crawford “漂亮得可怕”的孩子们“长相更平凡一些”。对于女儿们是否会跟随她的脚步,进入模特界或演艺圈,她自己也不确定。“她们很喜欢自拍,总是借我的衣服来穿,拍个小电影什么的,而且我觉得,如果她们自己就能完成这些事情,又何必替别人做事呢?”她若有所思地说道。Rowan 很有唱歌的天赋,“但我劝告过她,她需要接受正规的教育。而且无论你的父母是谁,天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而且你必须付出一切才行,而不是简单地把它当作爱好。”

显然,她的女儿们已经有了个非常强大的榜样。在这个喜新厌旧的产业里,像 Shields 这样能一直保持事业常青并不多见。“我有野心,”她说道,“又是个完美主义者。而且我讨厌听到别人说我不能做什么事。我明白自己的局限,但我认为,在认清自己的局限之前,应该先定下远大的目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进步。每次尝试新事物时,我都会对自己的进步感到吃惊。”

女衫 Elizabeth and James; 比基尼短裤 Matteau; 凉鞋 Common Projects

本文所出现的人物与 NET-A-PORTER 颇特女士 及其产品无利益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