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7天,全天24小时随时与我们联系 400 120 5991

订单满300美元或以上,即可享受境内免运费

中国, $ USD
中文

美丽女性 · 魅力风尚 · 每日灵感

Porter
杰出女性

独家播客:尽享时尚乐趣,推动社会变革的 Anya Hindmarch

欢迎来到《PORTER》杂志入围畅销榜的播客节目《衣如人生:7件有故事的衣服》,此次我们邀请到设计师 Anya Hindmarch 向 Sarah Bailey 讲述那些总能让她会心一笑的时尚记忆 —— 从事业起点打造的第一件作品到设计出引发了社会轰动的环保概念包。在本期节目中,你将近距离了解 Hindmarch 的生活和她在时尚产业中走过的足迹。

杰出女性

“我喜欢那些能让人微笑的事物,有什么不好呢?” 设计师兼同名品牌创始人 Anya Hindmarch 这样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时尚能够起到这样的积极作用,何乐而不为。它应该让你感到自信,让你的脸上绽放出笑容,或是为你创造一段回忆。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

创业精神生来就流淌在 Hindmarch 的血液里:“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母亲羊水破了的那一刻都还在给父亲的生意打印发票,” 她笑了起来,“我就是那个睡在桌子下面小床里的婴儿。” 不难看出,从小就对管理和创造抱有热情的她(曾用不起眼的物件做出小钱包;“纸和胶条就是我的全部工具!”)将天赋施展在了自己的生意上,从少女时期就开始动手设计并制造配饰。

Hindmarch 后来靠着刊登在当时的《Harper’s & Queen》杂志上的广告卖出了自己的第一款包,灵感来自佛罗伦萨的一次旅行中看到的筒状皮包。“我记得我们卖出了400个包,我赚了7000英镑呢!” 如此善于创新的商业女性,难怪 NET-A-PORTER 在2000年创建时,她是首批在网站上发售的设计师。

在她的时尚理念中,美感、工艺、材质是关键要素。正是出于这样的坚持,她的作品(比如用闪亮钢材铸造的手拿包,堪比现代艺术雕塑;还有那款形似巧克力排、布满镶珠的晚装钱包)绝对称得上是永久的收藏。然而,真正推动她的力量,还是脑海中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还有哪位设计师曾像她一样(在2007年推出 I’m Not A Plastic Bag 帆布包)用一款 It 包引发了减少塑料袋使用的全球轰动,并将这个理念一直延续到了2020年,采用升级再造的塑料瓶设计出一系列优雅干练的钱包和手提包?想必每一个懂得“智趣创意”的人,都会从 Hindmarch 的身上获得灵感吧!

激发我设计出第一件作品的意大利筒状行李包(1986年,佛罗伦萨)

Hindmarch 照片中背的这只水桶包激发了她的第一款设计(照片拍摄于1986年,弗洛伦萨)。

“刚从学校毕业时,我就知道自己会去经营包袋生意,所以我去了佛罗伦萨,因为那里是皮具之乡,整个城市都被市集、工厂和漂亮的设计包围着。在那个年代,没有在廉价的航空公司,人们也不怎么旅行。意大利人的穿着非常与众不同,而且几乎人手一只抽绳的筒状包袋。我当时就想,也许我可以设计出一个新版本……于是我决定找家工厂,但这个过程非常困难,因为我当时还年轻,意大利语也不是很流利,但最终还是成功了,基本全靠意大利的黄页 Pagine Gialle(刊登着公司、厂商电话的电话薄)。”

我的那件好运毛衣

1993年,Hindmarch 身穿那件给她带来好运的毛衣。

“我完全不知道这件毛衣是哪个品牌的,是谁设计的。那大概是在佛罗伦萨之旅几年后,生意已经顺利运转的时候,有一次在拍摄片场,我被杂志要求拍张照片,当时的衣架上就挂着这件毛衣,摄影师建议我穿着它拍照。就在拍摄的时候,窗外突然照进来一束非常美妙柔和的阳光,被摄影师拍了下来,本以为这样的照片可能是不合格的,没想到,最后登上杂志的正是这张意外的定格。我现在的老公,当年看到这张照片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对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一直把它叫做好运毛衣,因为它是我和结婚23年的老公之间的第一个连系。”

我的 Anouska Hempel 婚纱(1996年)

1996年,Hindmarch 在婚礼当天身穿 Anouska Hempel 设计的婚纱。

“我不想成为一个看起来传统守旧的新娘。那种大裙摆泡泡袖的设计并不适合我,完全不是我的风格。我最终选择了 Anouska Hempel 的礼服,我超爱她设计出的那种清爽简洁、有建筑感的线条美感。这件婚纱设计得十分简单,完美吻合我的性格。我认为婚纱就是要这样,必须忠于自我。而且我觉得,如果那种庞大华丽的婚纱穿在你的身上很不自在的话,还不如展示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你应该穿上让自己感觉舒坦的衣装。这样的话,你就不必时刻为婚纱而操心了,而是全身心享受这美妙的一天。”

“I’m Not A Plastic Bag” 帆布包(2007年)

2007年,经典的 “I’m Not A Plastic Bag” 包诞生。

“起初是 Tim Ashton 找到我,他是一个非常棒的广告人,当时正和一家名叫 We Are What We Do 的社会变革机构合作 —— 他们还出了一本书叫做《Change the World for a Fiver》。这是个让我眼前一亮的时刻,因为‘环境’这两个字其实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我终于意识到,其实可以凭借时尚这个平台宣传环保意识,于是我们就有了设计出可循环利用的购物袋的想法。”

薯片手拿包

Hindmarch 的“薯片包” 在2014年一经亮相变掀起时尚风潮。

“我们司空见惯的袋装薯片,如果去掉上面印的图案,其实是一样很美的事物,它表面的反光效果有种特别的流动美感。所以我们以此为灵感设计出了一款很随意的漂亮手拿包。建筑师 Zaha Hadid 还给我留言说 —— 用她招牌式的 Zaha 口吻(也就是直截了当)—— “Anya,我喜欢那个包,给我来一个”。后来我就给她寄了一个,结果第二天她就退回来了,当时我心里有点不高兴。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包的尺寸不适合我的手机”。于是我特意打造了另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昂贵的模具 —— 由15个不同的模具组成 —— 专为 Zaha 定制了一个新的尺寸。令人难过的是,在我们把成品寄给她之前,她就去世了 —— 这让我非常心痛,在我的心目中,薯片包就是 Zaha 的包。”

很有仪式感的 Ozzie Clark 连衣裙(2019年)

2019年,Hindmarch 在庆祝购回自己公司的派对上身穿 Ozzie Clark 连衣裙。

“我有三条重金入手的 Ozzie Clark 连衣裙。虽然买的时候它们都是古着,但我总会反复拿出来欣赏、欣赏、再欣赏。在庆祝购回我的公司的那次晚宴上,我就穿了其中的一条,以此来纪念这个意义非凡的时刻。几年前,我们出售了公司的一部分,但我很想念亲自经营它的感觉,想要重新拥有它,所以我做到了 —— 那是个巨大的挑战。所以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重要时刻,并邀请了一整屋志同道合的女性。我想要感谢她们,因为我认为拥有女性朋友是很重要的。”

吉拉巴 —— 我的“休闲”制服

2016年在马拉喀什的周末派对上,Hindmarch 要求所有来宾都穿上相同的吉拉巴。

“这身传统服饰纪念着一个特别的时刻。几年前在马拉喀什,我们举行了一次非常美好的周末派对 ,规模很小,只有家人和几位亲密好友。我特意要求所有人穿着吉拉巴赴晚宴,这样就不存在攀比竞争了,整个现场都很和谐。这也是当晚最特别的一点,所有人都穿着同样的吉拉巴,好像制服一样,但每个人穿出来的感觉又不尽相同,很有趣。那是一个令我感动的难忘时刻,喜悦、释然、无拘无束。这是我人生其中一个最幸福的晚上。”